我为什么信上帝?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在关于童年时代的许多记忆中,有一个场景在电光火石般转瞬既逝的意识中给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夕阳从窗户照进来洒在刚刚从一场梦境中苏醒过来的我身上,我翻转身子舍不得离开温暖的热炕。平时难得一见的外祖父正盘腿坐在炕的另外一边,手里拿着一本暗红色的书在读,他神情庄重嘴唇微微动着并不出声。我在一刹那的诧异中让自己从模糊的睡意里清醒,眼睛落在这个家庭里唯一的书本上…… 这是本《圣经》。 这本书后来到了我的手中,已经是我的青年时期了。当初,我从这本书空白处看到许多英文批注,也不明白从未上过学的外祖父为什么能一字不差读出每一个字,直到了解了祖父的信仰和身世。 上世纪二十年代,我的外祖父孤身一人从内蒙来到晋西北,也就是后来我出生的这座小城。由于家乡大旱,草场枯萎,
王康: 科学家的选择与责任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我的父母都是研究自然科学的知识分子。在我很小时,他们偶尔会提到郭沫若、钱学森、李四光,口气很平淡。在报上看到钱学森那篇关于粮食高产的文章时,我父亲轻声说了两个字:荒唐。我的印象是,他们都是某种大人物,高高在上,与毛泽东、周恩来有特殊关系而已。
十年来,我一直想要到山西的历史文化名城忻州去看一看。它虽不是我的故乡或工作求学之地,那里也没有与我沾亲带故的人,但我常常会想到它。我饥渴地读过关于它的许多文字,甚至连只言片语也不肯放过。只要一合上眼,我的眼前就会幻化叠映出它的街市城楼和历代名人贤达。作为海外游子的我,曾经想过到忻州去生活一段时间,哪怕是短期的也好,但当时朝九晚五的工作不允许我成行。每次碰到从山西来留学的人,我总要问打听关于忻州的消息。在我的心底,忻州是与一座与我的生命结下了不解之缘的城市。
我家乡的名人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像所有中学生一样,在我的中学时代,我的耳边也总是萦绕着几个“名人”。这些“名人”通常与我们所在的学校有关,因为老师的不厌其烦,总算让我们“记忆深刻”。比如这位校友,由于学业出众,中学毕业考上了北京大学。在我们那样一个不起眼的小县城出了一位北大的学生,当然是一件值得多年来被人不断津津乐道的事情。虽然他上北大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但恢复高考制度若干年后依然被学校和老师当做一份光荣,用来鼓励我们这些即将参加高考的学生。关于这位校友有据可查并被广为传播的轶事是:一次他父亲揍了他一顿,他因此愤愤地抛下一句话:十年后看你老子的著作!我那时除了敬佩他话语中的雄心壮志外,更敬佩他敢给自已的老子当老子。 实际上,我对位名人校友所知道的仅此而已,直到这个名字与在文革中被迫害致
带一本书坐火车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去年以来,我需要经常往来于我工作的城市与父母亲生活的所在地。两地之间的距离大约二个半小时的车程,火车会时间略长一点,大多数情况下,我都会选择坐火车。坐火车的好处是可以不受干扰地读书。这样,我会常常在包里放一本书,以便随时动身的时候不至于把这件事遗忘。我发现,火车上读书有着异乎寻常的效率,因为我们平时实在难得有二三个小时的整块读书时间,而且火车上很少有什么事分散我们的精力,通常我们所遇到的是陌生的面孔,不需要寒喧,打招呼,我们上来就可以大模大样地打开一本书读起来,直到到站下车也不会有人打扰。 去年,我在包里放的是唐德刚先生的《胡适口述自传》,也就是几个来回, 我把这本书完完整整地读完了。然后是龙应台女士和儿子的《亲爱的安德列》,以及现在这本《亚洲腹地旅行记
音乐家与杀手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只有杰苏阿尔多杀人时,他才能严肃地作曲。”斯特拉文斯基说。那意思想表明的是,杀人与作曲这两种职业有内在的情感联系。意大利维诺萨的王子唐·卡洛·杰苏阿尔多(1561?-1613)是文艺复兴时代晚期的一位音乐家。他的音乐创作充满狂暴诡异的风格和多变丰富的表情。历史上流传着这位艺术家的杀人故事,远胜于他音乐创作的名声。他的作品与自已的人生一样,被爱、欲望与死亡所占据。在当时,杰苏阿尔多并没有他后来有名,20世纪开始,他的音乐才重现天日。他特殊的音乐风格使后来的斯特拉文斯基等音乐家成为死心塌地的“粉丝”。牧歌是文艺复兴时代一种音乐形式。杰苏阿尔多最有名的创作就是他那六册的牧歌集。运用半声音阶转换和大量独特奇异和声是他牧歌创作的主要特色。十六世纪的牧歌使用“字画”的表现手段,就是让音乐
对我而言,今年六月的获此殊荣,更有某种生命般的无上意义。是非恩仇二十载,我们和这个邪恶的时代从未握手言和,我的心灵始终在暗夜剑拔弩张。二十年前毅然脱下的警服,并未令我真正脱下耻辱;之后穿上的囚衣,也无法让我减轻负罪——那些饮弹长街的无辜蒙难者之血,永远在质询拷问我们的苟活。是啊,他们死了,我们活着,我们所有的存在都是可疑的;每一天的吞声偷生都是罪过。
事實上,正是自由推動了人類的進步,推動了人類社會度過了自己的短缺時代;今後,自由仍會推動人類平衡自身在生存發展中的危難。我們看到,所以 古往今來的歷史名勝中,為人類文明、為大眾紀念最多的是那些爭取自由解放的平凡而又偉大的個體。他們之為後人紀念,因為他們比自己同時代人更多自由,更具 美德,更有生命之美。他們幾乎絕大多數死于戰爭、監獄、貧病交加、暴政的壓迫,但他們追求自由本身,即獲得了自由。如曼德拉所理解到的,自由就是他們的報 酬。我們也可預言,文明社會會有更多的個體由自由民演變自由人,成為自己的王者,通達天地人之間,通達靈性和物性之間,個體和整體之間;從而為文明的進化 提升做出貢獻。   伏爾泰常被援引的一句話,大意是︰我反對你的見解,但我要用生命捍衛你發表這見解的自由。這是為自由而戰。自由需要有人為之而戰,自由的身心需 要我們為之而戰,十八世紀如此,現在仍然如此。不僅為我的自由,而且為他的自由而戰。不僅為外在的權利而戰,而且為身心的自在而戰。   自由的中國人,為自由而戰!   
北京当代汉语研究所2009年公告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二、北京当代汉语研究所决定把本年度当代汉语贡献奖授予野夫先生。 三、土家人野夫出生于湖北利川,这个偏远山地的60后生人有着源远流长的华夏文明血统,父族和母族则为现代中国革命的两大革命党裹挟,命运无能自主而颠沛造次。终极追问、身份认同和归宿……因此跟野夫先生相伴,至今无解,在索解中也成全了野夫。
童年纪事:我肚子里有一条鱼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我们愉快地站在暮春的溪水中,看那些泥鳅的子孙们如何心慌失措地四散奔逃。“鱼精精”是我们对这些出生不久的泥鳅们的称呼。进入农历四月份,城南高大的城墙外边,一条小溪静默地流淌着。这个时候,那些“鱼精精”大量地繁殖下来,遍布整条溪水及周围的沼泽地带。而鸟儿们大概是最早察觉这一信息的生物,它们呼朋唤友,聚集在溪水边,用嘈杂而喧闹欢呼声庆祝自己在这个季节里最丰盛的宴席。 我们穿过城墙下边的排水洞,这是这个方向通向城外的唯一通道。小城的地势呈西北向东南倾斜,位于城南的排水洞很好地利用了这一地理特点,使这个小城在我的记忆中从未遭遇过洪涝之灾。做为城镇排水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个排水洞深藏在城墙底部,虽然它的宽度和高度足以容得下一队士兵,但外来的侵犯者还是不易察觉。小

博凡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最近来访( 0 )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