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听一听格里高利圣咏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大约十年前,我在偶然的机会中接触了“圣咏”这种古老的单声部音乐。在那些悠久的过于伤神的呤唱之间,无从把握自已,总是迷失在时间的河流中,找不到源头与归宿。一次严重的车祸使我不得不在大半年时间辗转于北京几个医院里,在形单影只的时候,我会小心触摸我们称之为“格里高利圣咏”的合唱曲,每一次只听几只歌,让每一只歌成为抚慰我绝望情绪手。而格里高利圣咏似乎不需要间歇,周而复始,如岁月一样浩渺无垠。一次周末,在石景山区的一个小旅馆里,我等待着新的一周开始,以便住进一所整形医院。晚上,当我在电话里向医生倾吐自已的焦虑时,医生说:那你听听音乐。我在夜里又一次打开格里高利圣咏,在第一句响起时,我无法抑制内心的伤痛,轻轻发出一声呜咽。我干脆起来拥被而坐,当我在永无止息的呤唱中清醒时,我突然明白了歌曲中祈祷的意味。
      公元一世纪左右,基督教传入罗马帝国。信仰上帝的人们开始歌唱和祈祷。在教堂里,歌声很快以极其虔诚的心情从每一个信徒心中唱出来,在神圣的穹窿形的教堂里回荡。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我们接受了“黑暗的中世纪”的说法。而房龙说:“整个中世纪,人们一直怀着各式各样强烈而深沉的感情,这是宗教的感情,也是宗教的力量。”他甚至认为:“中世纪在这方面没出大毛病。人们那些各式各样强烈而深沉的感情没有被浪费,所以他们全身心投入歌唱,所以中世纪的人唱得痛快淋漓。”这话听起来像是对近代以来人文主义思潮的反动。在中世纪,教皇格里高利一世把宗教音乐带入一个新时代。他把大量时间花在对基督圣咏的改编上,这种看起来枯燥的工作并不如想象的那样简单,它实际上要求每一首歌咏能更符合宗教礼拜仪式及教会历法。格里高利把整理好的唱本以一条金链系着奉于圣彼得大教堂的祭坛,成为整个后世永恒不变的圣咏金典。实际上并不是每一首都是格里高利记录整理的,一些故事和传说使圣咏都归于他的名下。比如鸽子在他耳边口授,他把这些圣咏唱出来。据说在此之前,安布罗斯圣咏已经出现,它与古罗马圣歌,阿拉伯人的圣咏一样,成为格里高利圣咏的源头。它的诞生“仿佛是由上帝本人发动的一场彻头彻尾的革命,以使末来几个世纪的人们都充分淋浴在这种唯一完美的圣咏普照之下,以给末来更加广阔更加完美的音乐提供最基础的养份。”房龙写道。
      在万籁俱寂的黑夜,头顶满天潮湿的繁星,来自人类黎明时代的歌曲能对我们说什么呢?那些源自穹窿之上的人声并非歌唱,它的述说每一句都撕扯你,让你疼和痛。在烛火摇曳的背景里,那些使徒的脸庞瘦削而严峻,在音乐的队列里,向你我依次走来。远不止是教堂穹顶,格里高利圣咏还可以有一个更大的背景——天空。在旷野沙漠,河流山川之间,人类蹒跚而行------
     我收藏有一张DG公司发行的西班牙格利高里素歌唱片。演唱者是西洛斯的圣多明各本都会修士。他们是一群拥有高超演唱技巧而又在演唱中无视技巧的人。无伴奏男声浸透了耐人寻味的苍凉,教堂中每一句歌唱的悠长与回荡都接踵而至,一句追赶着另外一句,犹如檐头滴下的雨水,打击在另一潭水上,使空旷的回响掠过每一颗空洞的心。

     “在虔诚的音乐中,主和仁慈随处可见。”巴赫在自已的《圣经》中批注到。这句话同样可以用来说明格里高利圣咏在我心中的感觉。

 

<< 奥巴马当选——美国观念的实现 / 一本卖了120万册的书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博凡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