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童年纪事:我肚子里有一条鱼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我们愉快地站在暮春的溪水中,看那些泥鳅的子孙们如何心慌失措地四散奔逃。“鱼精精”是我们对这些出生不久的泥鳅们的称呼。进入农历四月份,城南高大的城墙外边,一条小溪静默地流淌着。这个时候,那些“鱼精精”大量地繁殖下来,遍布整条溪水及周围的沼泽地带。而鸟儿们大概是最早察觉这一信息的生物,它们呼朋唤友,聚集在溪水边,用嘈杂而喧闹欢呼声庆祝自己在这个季节里最丰盛的宴席。
      我们穿过城墙下边的排水洞,这是这个方向通向城外的唯一通道。小城的地势呈西北向东南倾斜,位于城南的排水洞很好地利用了这一地理特点,使这个小城在我的记忆中从未遭遇过洪涝之灾。做为城镇排水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个排水洞深藏在城墙底部,虽然它的宽度和高度足以容得下一队士兵,但外来的侵犯者还是不易察觉。小城的城墙在完成了它们几百年的防御作用之后,现在开始逐渐被拆毁,城砖和黄士成为人们的房屋和猪舍的建筑材料。
      我们来到了溪水边。那里的鸟儿们极不情愿地躲避开,然后在远处落下,大声地发出抗议。我们挽起裤腿,小心地探脚在水中,那些“鱼精精”们受到惊吓,箭一般四散射去。这激起了我们莫大的兴致,几十只小脚乱淌一气,赶逐那些小生物们纷纷钻入泥士和石头底下。溪水在我们的扰动之下,变得一片浑浊。我们不得不在水中停下来屏息不动,使溪水重新清澈。当平静下来的时候,那些“鱼精精”们开始探头探脑。它们小的像线头一样,大些的也不过半截火材棍。
捕捉这些小生物们极其容量,也不需要任何工具。我们把双手掬在一起放入水中,这些小家伙们便不知不不觉游在我们手心里。我们捧起来,看它们惊慌地四处碰壁。后来,我见到有人将它们养在自家的水缸里,长大像筷子一样长,火腿肠一样粗。
      我们对这种狩猎游戏慢慢有些失去兴趣。这时有人说了句:“看!”我们便看去。这家伙把双手捧到嘴边,仰起头,让水和手里的东西慢慢流到了喉咙里。我们并没有太大的惊异,在我们那样的年龄里,我们已经干过了无数匪夷所思的勾当。只是见他的喉结动了一下,然后抹了一下嘴角:“我把它喝啦!”
      一个人干了什么,其它人也要跟着干,这就是我们那时的公开规则。我们一个个捧起双手,仰起脖子,水和里面的东西便进到了肚子里。有几个伙伴好像干了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双眼放光,满脸通红。那情形等我长大后在一部二战记录片里见过:一群战争中的日本飞行员,双手捧杯,一饮而尽。
      当我喝下那些“鱼精精”的时候,我几乎没有感觉到它们的存在。只是我心里的疑问当时没有说出来:它们在我肚子里长大了怎么办?
      现在,我没有忘记我肚子里有一条鱼。

<< 北京当代汉语研究所2009年公告 / 我在清晨歌唱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博凡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